第619章 终于有母亲的下落了(1 / 2)

考虑到沈湛的经济基础,可能承受不了昂贵的治疗费用,林初瓷和战夜擎能帮则帮。

对于她的提议,沈湛深表感谢,“谢谢你,初瓷,不过这件事我要和我妹妹再商量商量。”

“好。”

案发之后的第二天,战明月终于苏醒过来,醒来后的她,看到母亲在眼前,虚弱的问道,“我还活着吗?”

“明月,你醒了!你还活着,你没事了!”

洛雪华握住女儿的手,流下热泪。

“妈……”

战明月缓缓转头,一一叫出身边的人,“老弟,初瓷……”

“姐。”

“明月姐。”

战夜擎和林初瓷都握握她的手,她能醒过来,所有人的心脏都能放回肚子里了。

醒来后的战明月,想到之前发生的事,没有看见沈湛,急得想要起来,但腹部剧烈的疼痛,让她又倒回去。

“湛湛呢……”

“学长在外面,我喊他进来!”

林初瓷把沈湛叫进来,沈湛得知战明月醒来,赶紧跑进来看望她,“明月!你终于醒了……”

沈湛红了眼眶,握紧战明月的手,战明月也激动的哭了起来,两个人再次经历过生离死别,让他们心里都有极大的触动。

沈湛遇到了一个能为他豁出命的女人,他可能这辈子都离不开战明月了。

众人都退出病房,把空间留给他们两个,让他们好好的叙叙。

病房外面,林初瓷接到薛靖宇的来电,本以为是要说关于沈家这个案子,但没想到,薛靖宇只是传达消息。

来自于京城监狱那边的通知,说是黑鹰想要见林初瓷一面。

挂了电话之后,林初瓷激动的对战夜擎说,“黑鹰要见我!我终于等到了!”

“走!现在就过去!”

战夜擎陪着林初瓷再次来到京城监狱,在狱警的安排下,和黑鹰再次见上面。

这次的见面没有隔着玻璃,是在一间被监控下的探监室,他们之间只隔着一张桌椅,不过黑鹰双手双脚都加上镣铐,被限制在椅子里。

当林初瓷在黑鹰面前落座的时候,黑鹰并不像之前那样冷如冰雕,他一直在用复杂的目光注视着林初瓷。

“接到电话我就过来了,是不是已经考虑好了?文件你签字了吗?”

黑鹰点点头,伸手指了指桌上的文件。

林初瓷拿过来,看见上面的文件的最后需要签字的地方,都签上了“景瑜”的名字。

“好的,我会尽快安排人送小璐过去接受治疗,你还有什么话想要对她说的,我这里可以帮你录像。就当是送给小璐的礼物,我总得说到做到,让她看到自己的哥哥才行。”

“谢谢。”

黑鹰眼眶湿润了,终于鼓起勇气说出“谢谢”两个字,这两个字里饱含了太多的情绪,更多的是发自内心的对林初瓷的敬畏和折服。

在林初瓷的帮助下,黑鹰得以褪去囚服,拍了一段比较正常的视频。

只录上身,他面对镜头,笑着和妹妹打招呼,还解释自己为什么这么久不去看她的原因,最后他给妹妹加油,希望她无论何时都不要放弃自己,要好好的吃饭,坚强的活下去。

视频录完之后,黑鹰已经泣不成声,林初瓷说道,“我会把你的视频拿给小璐看的,相信她一定会备受鼓舞,战胜病魔的。”

林初瓷收拾东西准备离开,但黑鹰抬起头,叫住了她,“等一下,林初瓷。”

林初瓷停下脚步,回头看着他,黑鹰抹了一把眼泪说道,“没错,陶淑英就是你的母亲,而你要找的王俞,就是我。”

林初瓷露出震惊的神情,一动不动的注视着他。

王俞,这两个字合在一起就是一个瑜字,景瑜的瑜。

原来黑鹰就是王俞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